首页 > 知识问答 >新闻内容

蓝快建站是那家公司的呀?

2020年09月04日 10:54

蓝快建站,是广东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平台,主要从事网站开发,小程序开发,APP开发等业务,擅长互联网推广运营服务,让企业通过互联网平台快速展现品牌,让产品知名度。

相关推荐

繁忙的日常生活,什么APP可以记录并按时提醒日程管理事项?

俗话说:“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养成一个良好的记事习惯,绝对会大大提高自身的工作效率。对于我这种特别喜欢记录记事计划的妹子而言,找一个好用的记事app显得尤为重要,寻觅了这么久,朋友推荐的writenow记事,简直不要太好用!WriteNow,这个app的名字中文直译过来就是及时记录,简单易懂,打开就可以记录。作为一款小巧的记事app,writenow集合了手机上自带的日历和备忘录的提醒和记录功能。往常我们在备忘录记事时只能记,却没有时间提醒的功能,想要设置时间提醒还得跑到日历上去设置,而且日历的记事功能还有字数限制,这一系列操作起来不要太麻烦!自从使用了writenow记事后,不仅记事和提醒都可以在同一个应用,而且它不像其他app在使用的时候需要网络,writenow的使用不仅不需要网络,恢复网络的时候,根据设定自动进行云存储。不得不说,不但贴心,还真的超级好用。WriteNow的使用不限于文字,还有图片和视频记录功能。最重要的是,当我们把app关闭后,它还会自动提醒我们标注了的每一个重要事件!不像大多的记事app在准时提醒类功能上有不同限制,比如为了节电,对提醒类的有不同限制,不能保证在所有机型上准时,需要允许后台运行才能使用,等等。而且writenow还有置顶和搜索功能,你可以把你认为比较重要的事项设置置顶,当你的重要事项比较多的是时候,还可以在搜索栏输入关键内容搜索出你想要看的记录事项。作为一个记事APP,writenow的很多功能都将体验提高到了最高。另外,writenow对于有对象的人也是特别适用呢,比如纪念日提醒,它可以按天、按周、按月、按年来提醒,还能按分钟和小时来提醒。在提醒功能上,writenow的时间分类还是比较多类的,让人使用起来也方便了很多。就算不设置提醒,作为普通的记事本使用,writenow的照片或视频记录功能,关键是我在纪念日时候,我可以轻松对我心爱人的说出第一次见面时候的各种场景,营造一个浪漫的纪念日,在纪念日记录这一点上也完全超越「倒数日」app。总的来说,所有的记事工具中,我还是比较喜欢writenow。个人觉得这是记事工具里最方便,最人性化的设计了。感兴趣的朋友可去下载体验。希望大家可以养成记录的好习惯,提高生活质量。如果你感兴趣,可以直接到writenow.com官网上进行下载。

2020年05月18日 22:25

韩国电影院率先恢复营业,《花木兰》等大片北美定档

随着疫情在部分国家趋于稳定,停滞许久的电影业渴望再次运转。过去数月,新冠肺炎疫情令全球影视业跌入冰点,好莱坞超过十万名娱乐工作者失业,票房收入几乎为零。这一情形正在迎来转机。全球电影产业链的各个环节——影院经理、影业高管、独立制片人、行业协会、保险专家都开始计划帮助这个遭受重创的行业恢复常态,一旦获得政府批准,便能够在保障人员安全的情况下迅速投入生产。4月29日,韩国最大的电影连锁院线CGV恢复营业,在五一黄金周期间迎来疫情后的票房丰收。5月6日在韩国公映的伍迪·艾伦新片《纽约的一个雨天》首周票房斩获34万美元,成为当周全球票房冠军。美国第三大院线之一Cinemark的首席财务官肖恩·盖博上月表示,Cinemark计划从7月1日开始重开影院,视各州情况陆续开放,目前计划前两周放映经典老片。预计北美影院复工后,克里斯托弗·诺兰执导新片《信条》将会是首部点燃战场的大片。目前定档7月17日北美上映。紧随其后的是迪士尼大片《花木兰》和漫威新片《新变种人》,分别定档7月24日和8月28日北美上映。早些时候,诺兰曾撰文呼吁观众回归影院,希望观众在疫情结束后帮助美国电影院恢复元气。CinemarkCEO马克·佐拉迪认为影院复业不会十分顺利,大概至少需要1至3个月恢复期。剧组逐步开工此前受到疫情影响,很多电影剧组拍摄暂停,大片厂的片单库存告急。流媒体竞争中,新入局的玩家如迪士尼、华纳兄弟急需制作新产品充实自家的流媒体平台。近期,这一行业迎来久违的积极信号。一些国家开始陆续开放国际剧组拍摄,为了吸引国际电影剧组,在宣传激励政策、基础设施和地缘优势之外,当地低感染率、病毒测试能力、安全保障措施也成为关键要素。5月5日,奈飞内容总监泰德·沙兰多在电话会议中表示,在冰岛、日本以及韩国重启摄制工作之后,电影业对冰岛的兴趣激增。此前,冰岛宣布从5月15日开始,基于严格测试和追踪措施,向外国电影摄制组开放拍摄许可,并为进入冰岛的外国人提供隔离和测试,预计6月15日将进一步放宽限制。由于早期控制有效,新西兰病毒感染率持续走低,5月4日境内确诊病例实现零增长。政府批准剧组在保证健康安全的情况下恢复拍摄,其中包括詹姆斯·卡梅隆执导的《阿凡达》系列续集将在新西兰重启。新西兰电影委员会首席执行官安娜贝拉·希恩表示,他们欢迎国际摄制组回归此地继续拍摄电影,并将为剧组创作安全的拍摄环境和有效的控制计划,帮助本土及国际电影行业恢复常态。澳大利亚目前禁止国际剧组拍摄,但已经开放本土剧组拍摄。澳大利亚最受欢迎的肥皂剧之一《邻居》,本月在严格的健康和卫生规范下恢复拍摄,其禁令包括禁止接吻或牵手。演员和工作人员分成三组,并通过摄影调度,使演员在镜头中的视觉距离比现场拍摄时更加亲密。电影行业是英国增长速度最快的产业之一。影视行业的主流玩家包括迪士尼、奈飞和华纳兄弟在英国都有巨额投资。去年,迪士尼与松林制片厂签订了长期租赁合同,华纳兄弟公司在伦敦近郊建立了自己的工作室。自疫情开始,美国主要电影厂已将其在英国的制作暂停,如今有望在夏天重新开放。为此,英国电影委员会起草了一份26页的提案,主要给予制作高品质影视作品提供非常时期的操作指南。欧洲大陆地区,捷克是最早恢复影视制作的国家之一,因疫情导致的国际拍摄在5月重新开放。亚马逊剧集《狂欢命案》、漫威影业《猎鹰与冬兵》近日将重返布拉格恢复拍摄。在捷克进行拍摄的剧组成员无需佩戴口罩,但需在登机之前进行病毒测试,在抵达后的72小时内进行二次测试并隔离直到得出测试结果,随后还需要每隔14天提供病毒测试阴性证明。好莱坞复工难好莱坞也正在寻求自救。鉴于美国的疫情仍然处于焦灼状态,好莱坞制片厂并不确定公共卫生部门何时能够发布指南允许恢复生产。索尼电影集团主席汤姆·罗斯曼表示,他对公司将解决健康和安全问题充满信心,他们将为那些渴望回到工作的人提供安全的工作场所,恢复时期会保持一定的社交距离,不会立刻投入拍摄需要成千上万群演参与的大场面。松林制片厂亚特兰大分公司总裁弗兰克·帕特森和他的员工在过去一个半月中一直在为客户设计新的健康措施。这座规模巨大的制片厂是漫威、索尼和华纳兄弟拍片的场地,在疫情期间受到严重打击。过去每天有超过6000人在这里工作。该工作室还计划在办公室引入防病毒系统,为工作人员提供移动卫生站。协助剧组申请洛杉矶电影许可证的非营利组织FilmLA表示,将与公共卫生官员举行会议,讨论如何安全地恢复拍摄,目前首要问题是解决附近地区对电影摄制组可能传播疾病的担忧。FilmLA总裁保罗·奥德利表示:“电影业一直是该地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想出一种安全方法帮助电影产业恢复至关重要。”无论如何,疫情改变了电影行业的整体样貌。多年来,剧组的工作人员不断增加,通过增加镜头的方式提高拍摄效率,如今这种人员密集的拍摄将在较长一段时间内受到限制,社交距离和防控标准将会限制工作人员和演员的互动方式,摄影师需要与演员保持距离或者采用远程工作,电影工作者将不得不扮演多重角色以降低现场人数。这会在一定程度上降低电影产品的生产效率,但一切恢复都需要首先保障剧组成员的健康。对于制片厂来说,还有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是,如果剧组暴发新冠肺炎疫情,不仅会导致停拍,也可能面临诉讼威胁。即便是疫情得到有效控制的国家和地区,也有可能会因为细小的疏漏造成疫情再次暴发。一切仍然处于不确定当中。

2020年05月21日 11:48

疫情笼罩之下,餐饮行业举步维艰,你真的知道客流量少的原因吗?

2019年中国餐饮外卖的市场整体交易规模达到1952.9亿元,餐饮市场的交易额呈不断上升的状态。餐饮行业虽说是三年一小坎,十年一大坎,而今年的餐饮行业,倒闭关店的比比皆是。随着外卖平台对商家的让利逐渐减少,佣金比例的不断提高,很多餐饮店正在走下坡路,一天的外卖量就那么几单,甚至有的外卖一单连一块钱也赚不到。外卖红利潮水的退流,那些本就举步维艰的餐饮商家们,转租的转租、倒闭的倒闭。那个只要随便开一家店就能赚钱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餐饮店为什么不好做?如今的餐饮行业竞争激烈是众所周知的事情,餐饮作为消费者必须消费的领域,每年都有源源不断的外行人踏进餐饮行业,有人的地方就有餐饮店,分摊着本就不大的市场。几十家店抢两条街的客流量,你说,餐饮能好做吗?观察一下身边的地区就不难发现,同一家店铺,一年能换好几个老板。餐饮店开的越多,对顾客来说选择性就越多,结果就造成餐饮行业的竞争愈加激烈。有的店铺为了获取更多的客流量,不惜大幅度的降价,这就造成餐饮行业整体利润的下滑,许多小餐饮店因为长时间的亏损和激烈的竞争而选择关店,黯然退场。没有客流量就代表着没有收益,店铺想要让消费者进行消费,就必定要进行“曝光”。餐饮商家最常见的“曝光”方式就是在某团、某饿了上进行流量转化。这种引流方式成本较高且充满不确定性,想要获取更多的“流量”,作为商家就要不断的投钱,无休止的被压榨。你说你不投钱,那么你家的餐饮店线上客流量直接跌到0。做过餐饮的人都知道,想要获取更多的订单,某团和某饿了是必须要入驻的,这两大外卖平台能为店铺带来非常大的流量,可同时,每个外卖订单要收取15%-25%的抽成。眼看外卖平台的佣金一路飞涨,利润越做越低,很多餐饮朋友都抱着一个想法:等到真做到无利润可赚的那一天,就彻底的从外卖平台退出。许明开一家餐饮店,店里每月的外卖营业额为5万元,按照20%的抽成比例,他一个月就要给外卖平台1万元,一年就是12万,抛去人工、租金、水电等成本,利润所剩无几,许明觉得与其被压榨不如选择别家平台,租客网旗下的租客惠,没有高额的佣金提成,是许明选择入驻的最大理由。租客惠依靠着租客网数百万的租客,有着强大的流量,租客在消费之前会在租客惠上领取优惠券,通过这种方式,提升消费者到店消费的意愿。羊毛出在羊身上,外卖平台的抽成高了,多出的成本自然要消费者来承担。一份普通的水饺,在店内堂食仅为10元,到了外卖上,一份水饺的价格涨到了15,这在餐饮行业里早已不是秘密。在这个外卖为主的时代,想要平台降低抽成佣金,估计是一件很难的事,就算降估计也要几年后的事情。如果现在还不选择做出改变,继续被压榨,必定会沦为外卖行业的炮灰。

2020年05月12日 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