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房产资讯 >新闻内容

奋斗的时代,不该存在悠闲的幻想

2020年09月22日 10:32

今年的中介行业让大多数的中介从业者感到有点冷。

自2017年开始,中央就提出了房住不炒的理念,随着这一理念的提出,紧接着就是针对房地产行业的政策调控,多数一二线城市随着政策不断的进行限购限贷的规定。

经过一两年的持续调控,一二线城市的房产行业逐渐开始变冷,再加上2020年初的一场疫情,更是打的中介行业措手不及,许多中小中介门店纷纷倒闭关店。

生存还是淘汰?成了中小中介者最艰难的选择。


老李是一家中介门店经营者,在早几年在深圳市某区开了一家中介门店,主要是经营做房租出租。前几年的时候业绩还算不错,但是近两年的老李却十分的着急上火。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一些大品牌的中介开始不断的挤压市场,像老李这样的中小中介在市场上的占有额本就低,再加上被大品牌限制,生意越做越差,门店随时面临着无路可走关门倒闭的局面。

其实,在过去的十年里,像老李这样的小中介们,不管市场有多激烈,始终都没有被市场淘汰过,市场好的时候开门做生意,市场不好的时候就关门歇业,不管何时,这些中小中介依旧顽强的存活了下来。

而如今的市场上,放眼望去,各大品牌的中介店竞相开放,一条街能看见五六家门店,中小中介的门店却很少能看见了。

前几年,这些中小中介靠着对各个社区的精通了解,有着自己独家获取房源的渠道。但随着近两年互联网浪潮的来袭,中小中介一时跟不上市场的节奏。

在众多中介品牌开始向互联网转移与资本进行合作的时候,大多数的中小中介却因为没有品牌影响力和专业的网络管理,而逐渐的被市场所淘汰。如今的房产中介市场已经形成了巨头垄断的局面,资源的日益减少让中小中介的生存现状十分堪忧。

很多像老李这样的中小中介也都想着有一天能做大做强,但苦于一直找不到突破口和合适自身发展的平台,也曾想过加盟一些平台,市场上的平台很多,但要找到一个合适自身发展的平台却不容易。

有的平台品牌号影响力很强,但能得到的房源、金融支持很少,中介平台加盟的门槛很低,但有着很大的不确定性。找到一个各方面都完善成熟的平台,成了中小中介的唯一出路。

对老李来说,他对加盟的平台有着自己的要求。首先要有资源,有能力整合各个中小企业,不会让各个中小企业,成为一座座孤岛。其次,要有强大的后台支撑,有着专业的交易员,包括办理后续的交税、出证等,帮助中小中介尽可能地提高交易能力;最后就是能够在互联网方面有一定的影响力,毕竟对中小中介来说,品牌影响力是一个硬伤。

经过多方对比,老李最后选择了加入租客网。不仅共享房源,又能给中小中介强大的后台支持,既有线上资源,又有线下资源,多面发展。

市场是不断的在变化的,作为房产中介的老李也在变,在如今的市场大环境下,唯有顺势而行,迎合市场,才能持续不断的发展下去。


关键字:

相关推荐

比亚迪N95口罩获美国认证 10亿美元订单落袋为安

原标题:比亚迪N95口罩获美国认证10亿美元订单落袋为安  6月9日,美国加州州长加文·纽瑟姆(GavinNewsom)宣布,比亚迪口罩已通过美国国家职业安全卫生研究所(NIOSH)的认证。这意味着比亚迪此前签订的10亿美元订单将落袋为安。  在全球疫情严峻的4月中,比亚迪获得了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超过10亿美元的口罩订单,不过,该订单也要求其生产的N95口罩要在4月30日前完成美国NIOSH认证。截至4月30日,比亚迪并未如约获得认证,合同第一次被延期至5月31日。不过,比亚迪N95口罩在6月初仍未完成认证,合同也再一次被延期至6月12日。  比亚迪北美方面称,N95口罩已通过美国国家职业安全卫生研究所的物理评估,口罩质量和生产制造程序都没问题,认证被拒与提交的文档有关。  最新消息显示,在经历一波三折后,比亚迪终于于本周一(6月8日)获得最终认证,能够向加州政府供应N95口罩。比亚迪内部人士表示,目前加州政府和比亚迪履行的是6月份1.5亿只N95口罩的合同,7月份加州政府是否继续订购,在6月底才能确定。“毕竟合同条款里,写了续订的可能。”  自从今年2月份转产口罩以来,比亚迪一直在创造新的生产记录,截至5月10日,比亚迪口罩日产量已达5000万只,而其4月下旬产能至2000万时已经妥妥成为全球最大的口罩生产商。在满足国内口罩需求的基础上,比亚迪口罩还不断出口海外,仅今年5月,比亚迪口罩的出口数量已超过10亿个。  国元国际控股研究员杨森判断,口罩业务为比亚迪电子带来两方面贡献:一是口罩业务收入可观,毛利率高;二是口罩业务分摊了主业的人力成本和固定成本,利于公司整体毛利率水平提升,鉴于比亚迪电子口罩产品已获得海外多国(美国、日本)认证,品牌背书能力强,而且在可见的未来全球口罩需求仍然旺盛,预计比亚迪电子有望持续受益。

2020年06月10日 11:43

作为大型租赁平台的租客网,理应为维护租赁市场起带头作用!

作为国家发展的中流砥柱,绝大多数进城奋斗的年轻人,都曾经历过一段或长或短,或悲或喜的租房岁月。“合作式”消费早在1978年被提出来,但在21世纪到来之前,仍旧是不温不火。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国实行经济改革,可是由于转制的原因,经济环境极度恶化,首要原因就是承租方拖欠租金,更有甚者挪用融资来租用固定资产,希望能够折旧款,亦或者直接变卖之前的租赁资产,这样的行为直接破坏了原本就脆弱的租赁市场。直到20世纪末,我国的信用体系已经初步建立,各种风控保障也有体现。1997年以后,国外的IT产业相继进入中国租赁市场,但他们的租赁对象尚且还只是政府、金融机构等之类的小环境。直至今日,类似租客网这类大型租赁平台的出现,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我国的租赁环境。在这短短十几年里,租赁市场早已不可同日而语。以唯一专注于互联网租赁的平台租客网为例,首先租客网规范了平台的信用体系,确保了平台所有用户的素质问题,为平台所有交易提供的基础保障。在信用得以保障的基础之上,租客网开展一系列措施,不断提高租客的体验感,例如“单边收费”。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市场上不同的租房群体对租房都有不一样的需求,但要提到最令租客烦恼的问题“高额费用”绝对首当其冲。所谓“单边收费”就是除了房屋租金等日常费用之外,不收取租客任何费用,降低了租客房屋租赁的成本,减轻了租客群体的经济压力。在为租客解决各项费用带去的压力的同时,租客网还要保障每一位租客都能租到称心如意的好房。利用大数据与“租客百科”租客网轻松将这件事成为现实,大数据能够给出房源、均价、租客的时长等关键因素以供用户租房、佐证,也能充分避免因为消息不对称而掉入到租房陷进。而“租客百科”更是轻松让租客了解到每一处房源的精准信息,以及周边商圈,教育,交通等问题,租客网“租客百科”中的信息以及图片,大部分都是租客网工作人员实地考察得出的,让租客在寻找房源时避免弯路,更透彻的了解真实信息。

2020年05月11日 11:14

租客网:租房故事|最重要的,其实不是房租

有没有想过?到2020年,第一批90后就彻底奔三了,在还贷的泥潭里挣扎着,又或是即将迈进沼泽。其实在两年前就有报告显示,90后租房人群已经占比39.9%,首次超过80后,成为租房主力。而我,是个觉得“租房生活”也还不错的95后。01.2017年毕业后,我和男友一直处于异地恋,耐不住他的央求,后来,我辞了南方的工作来北京找他,工资6000元。我们在海淀租了一个卧室,2580元一个月。我公司有房贴,每个月1500元,男友给我500补贴,日子过得还算安稳。工作都很忙,我们平时各吃各的,周末去外面吃饭。半年后,单位给的员工的房补没了,我让他和我AA房租,他不愿意还把平日里的零碎花销也算的清清楚楚。我提了分手,拿到年终奖后,决定北京我不待了,爱情我也不要了。知乎上也有个帖子,大意是,情侣租房,为什么不能AA制?大家都是出来打拼,挣得都是辛苦钱。02.没过多久,我决定,回南方找工作。在2019年春节前就把工作落实了,在上海新天地附近,节后可以直接去上班。在搞定了工作之后,住哪儿也是很棘手的问题。原本我打算住的远一点房租省一点,看了大半圈之后才发现原来“在上海租房尽量避开1、2、3、5、6、8号线”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因为这几号线会让你挤到绝望。租房经验告诉我,住处最好是跟着工作地点而变动的。早高峰太恐怖,所以后来我宁可房租稍微高一点,也要保证住在公司附近。我能接受的最长通勤时间是30分钟,如果通勤时间能压缩到骑车5分钟的话,9点上班打卡,每天8点多起床就够了。03.最终,我拿出了工资的35%,和朋友在西藏南路租了套老房子,房租总价8500元一个月,她出4500元,我出4000元。房租是贵,但是房子很不错,是老洋房。每次走进弄堂都能感受城市拥有的浓厚的文化底蕴。我们租的房子在顶层,层高很高,房东重新布置过软装,白色为基调,干净利落,墙壁挂了一幅幅摄影作品及设计画作,我喜欢坐在老式灯泡下的吧台边品尝咖啡机磨出来的浓郁热腾的咖啡两室一厅,房间偏小,但客厅连着开放式厨房,特别适合朋友来聚会。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我和室友把它叫做“瞳孔”小窝与80后的租房“前辈们”不同,作为95后,我对于租房最关心的问题已不再是租金,而是生活品质。拿我身边的的同龄人举例,就有近2成的人愿意拿薪资30%-50%去租房。我觉得,90后人群正逐渐成为租房主力军。对于租房的选择,我更加看重个性化,不爱标准化。我这一代被称为互联网的原住民,大部分人高度地被社交网络虚拟化。所以,我并不仅仅满足于居住,还有强烈的社交需求。虽然,每次都对小区里拥有5套房的王大爷佩服的五体投地。但,有时候想想,其实,如果有房子能让我稳定地租一辈子,配套服务水平和社交功能也好的话,我又何必买房呢?对了,最近在我身上发生了个小对话也挺有意思的——“父母和周围的世界仿佛一夜之间老了,你能体会那种无助感吗”?背着300万房贷和20万车贷还生了一胎娃的同事突然转过头问我。我一时语塞,无厘头的回了句:“也是,我都开始长法令纹了”。今年,她31岁,我25岁。她买了房,而我却还在大城市里享受着租房的便利。(文章摘自网络,侵删)

2020年04月07日 16:12